昨天凌晨發病之後,

Hero一直沒什麼好轉,

昨晚看起來不太能認人,

且許多肝門脈分流的症狀都出現了.

 

晚上Yao急得直打電話去問獸醫詳情,

原本要去買處方飼料的,

但因醫生說年紀太小不需要而做罷.


看Hero漫無目的在圍欄內亂逛,

偶而清醒認出我們而趴到圍欄上嗚咽的哭,

每一到兩小時發作一次的抽搐還有爆衝,

是我們最痛苦的時刻.

 

大多數的時候,他都安安靜靜的在小床上睡著,

彷彿一點狀況也沒有,隨時會起來活潑玩耍似的;

唯有小手小腳會微微抽動,

希望只是做了自在奔跑的夢而已.


 
 
早晚的藥,依處方用針筒餵他.

現在至少餓了會主動吃飼料;

水得逼著喝,少量多餐的放食物,

這些就是我們能做的所有了.

下禮拜回診,再看看血氨有沒有降一點,

或許得照超音波才清楚狀況吧.



Yao說,這些醫療費和時間都不要緊,

重點是Hero在我們身邊,

我們能靠自己傾盡所有心力來照顧他,

哪怕一直努力著的他某天真的撐不住了,

至少真心愛他的人陪了他這一程,

陪他好好的玩耍 給他啃他愛吃的骨頭,

陪睡在圍欄內 好讓他夜夜都不害怕.
 
抱著他小小的身體,我們才恍然大悟,

爲什麼他始終都長不大.




儘管心痛到萬般無力,

我們都得堅強,

畢竟Yao覺得沒有更加惡化,

那麼也許吃藥控制後就還有希望;
 
只要幼小的他沒有放棄,

能保護他的所有力量,

就是我們的愛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_● Little yichi 的頭像
●_● Little yichi

All About Yichi's Favorite

●_● Little yi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