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颱風前夕,

在風雨雷電交加中趕回家,

忽然深深想念日益年邁的父母親,

想念文學中歲歲年年在心頭相伴的某些原型人物,

想念起曾為了單純理想萬般堅持

卻不知為何失去初衷的自己。


想起林沖,那夜也許曾有深情的風雪山神守護他一宿,

然內心終究一生孤寂了啊。


幸好,於我倦寒之際,珍貴的人都還在身邊。

有家可歸,永遠是無上的幸福。

--------------------------------------------------------
楊牧 . 林沖夜奔


第一折 風聲.偶然風.雪混聲

等那人取路投草料場來
我是風,捲起滄州 一場黃昏雪
只等他 坐下,
對著葫蘆沉思
我是風,為他揭起
一張雪的簾幕,迅速地 
柔情地,教他思念,感傷

那人兀自向火
我們兀自飛落
我們是滄州今夜最焦灼的
風雪,撲打他微明的
竹葉窗。窺探一員軍犯:
教他感覺寒冷
教他嗜酒,抬頭
看沉思的葫蘆

 

這樣小小的銅火盆
燃燒著多舌的山茱萸
訴說挽留,要那漢子
憂鬱長坐,「總比
看守天王堂強些……」
好寥落的天氣──我們是
我們是今夜滄州最急躁的風雪

這樣一條豹頭環眼的好漢
我是聽說過的:岳廟還願
看那和尚使禪杖,喫酒,結義
一把解腕尖刀不曾殺了
陸虞候。這樣一條好漢
燕頷虎鬚的好漢,腰懸利刃
誤入節堂。脊杖二十
刺配遠方

撲打馬草堆,撲撲打打
重重地壓到黃土牆上去
你是今夜滄州最關心的雪
怪那多舌的山茱萸,黃楊木
兀自不停地燃燒著
挽留一條向火的血性漢子
當窗懸掛絲簾幕
也難教他回想青春的娘子

教他寒冷抖索
尋思嗜酒──
五里外有那市井
何不去沽些來喫?


第二折 山神聲‧偶然判官‧小鬼混聲


頭戴毯笠雪中行
花鎗挑著酒葫蘆,這不是
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人稱
豹子頭林沖的是誰?
半里外,我就看見他
朝我料峭行來
我看他步履迅速
想是棒瘡早癒了。回想
董超薛霸一心陷害他
我枉為山神是
親見的
滄州道上野豬林
也不知葬殺了多少好漢
我枉為山神都看得仔細
虧他相國寺結義的好兄弟
及時搭救,我何嘗不是親見的──

那一座猛惡林子
夏天的晨煙還未散盡
林沖雙腳滴血,被兩個公人
一路推捱喝罵,綁在
盤蟒樹上,眼看水火棍下
又是一條硬朗崢嶸的好漢……
我枉為山神只能急急

使一隻黃雀驚醒
那一路尾隨的莽和尚
使些風起,赤松子落
藤葉斷處,一條鐵禪杖
好個提轄出家花和尚
拳打鎮關西,落髮
五臺山,捲堂散了選佛場
大鬧桃花村,火燒瓦罐寺
我枉為山神看得仔細
跨戒刀,六十二斤鐵禪杖
悶雷迴盪,救了無奈流淚的
英雄漢。合是遇林而起
遇山而富。遇水而興
遇江而止……


林沖向我頂禮了──
這樣蕭瑟孤單的影子
花鎗挑著酒葫蘆
一身新雪,卻不見
多少憔悴的樣子
快步投東,背風而行
我枉為山神看得仔細

風雪猛烈,壓倒
他兩間破壁茅草廳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林沖命不該絕
林沖命不該絕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雪你快快下,風你
用力颳,壓倒他兩間破壁茅草廳
我枉為山神,靈在五嶽
今夜滄州軍營合當有事
兀那陸虞候,東京來的
尷尬人,兀那富安
兀那差撥。雪你
快快下,林沖命不該絕

這漢子果然回頭來推門
花鎗挑著酒葫蘆
好一場風雪──
取下毯笠,坐在我案前
喫冷酒,凄涼的林沖
不知在尋思甚麼?凄涼的
林沖,你曉得是誰自東京來
四處正在放火害你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林沖命不該絕──今夜是
那風那雪救了你

我枉為山神,靈在五嶽
這一切都看得仔細


第三折甲 林沖聲‧向陸謙

陸謙,陸謙,雪中來人
又是你陸虞候!
若不是風雪倒了草料場
若不是山神庇祐,我今夜
准定被這廝燒死了──卻在
廟前招供!我與你自幼相交
你樊樓害我,尖刀等你三日
讓你逃了,如今真尋來滄州
放火陷我,千里迢迢
且吃我一刀

宛然是童年
大朵牡丹花
在你園子裡開放
是浮沉的水蓮仲夏
開滿山池塘,是你
讀書的硃砂
愛臉紅的陸謙,你何苦
何苦來滄州送死?


第三折乙 林沖聲

想我林沖,年災月厄
如今不知投奔何處
雪啊你下吧,我彷彿
奔進你的愛裡,風啊
你颳吧,把我吹離
這漩渦。廟裡三顆死人頭
東京更鼓驚不醒一場
琉璃夢。仗花鎗
我林沖,不知投奔何處
且飲些酒,疏林深處
避過官司,醉了
不如倒地先死


第三折丙 林沖聲‧向朱貴

一支響箭射進蘆葦洼裡──
想我林沖(他年若得志
威震泰山東)年災月厄
也無心看雪。多謝那柴大官人
指點路口,來此
水鄉宛子城,暫且
尋個安身。折蘆敗葦
好似我的心情落草
東京一種風流
還是鬱鬱的三春
鞦韆影裡飲酒
木蘭花香看殘棋
月下彈寶刀……
(他年若得志
威震泰山東)


第四折 雪聲‧偶然風、雪、山神混聲


風靜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渡船上扶刀張望
  山是憂戚的樣子

風靜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敗葦間穿行,好落寞的
神色,這人一朝是
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
如今行船悄悄
向梁山落草
  山是憂戚的樣子

風靜了,我是
默默的雪。擺渡的人
彷彿有歌,唱蘆斷
水寒,魚龍嗚咽
還有數點星光
送他行船悄悄
向梁山落草
  山是憂戚的樣子

風靜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渡船上扶刀張望
臉上金印映朝暉
彷彿失去了記憶
張望著煙雲:
七星止泊,火拼王倫
  山是憂戚的樣子


楊牧   民63/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_● Little yichi 的頭像
●_● Little yichi

All About Yichi's Favorite

●_● Little yi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