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為了急著趕去新竹,我七點半就要大部分孩子們完成所有作業了,然而佳儒因連上兩堂課的關係,到七點五十才下課,使預訂搭八點二十車班的我心急如焚。其實,早在我接她們下課時,便悄悄對佳儒說:「今天老師要去新竹唷!」也許因此,功課多達六七樣的她,幾乎是從一進教室就不曾稍歇的寫作業,認真到根本不和其他同學交談的地步。在我身旁的座位上抿著嘴,微皺眉頭,很努力很努力的趕著工。
  稍有留意到她的加倍努力,但總是因其他孩子的作業而暫忘了。她在六點出去吃飯、上英文課之前,就完成了三四樣功課,卻相當歉疚的告訴我:「老師,對不起,我的數學還沒算完…」那樣歉然的表情,我忍不住笑:「沒關係,等會兒回來趕作業,還來得及的。」
  接著為著打掃等瑣事忙到七點半,眼見都快七點五十了,英文w4還沒結束。好不容易,佳儒下了課出來了,我趕緊交了她那八題數學,還得幫她想出她為數三頁的週記,主題是:一件快樂的事;內容是本周三跳繩比賽的組冠軍。急急的為她亂掰一通,叮囑她不可被發現,趕在八點十五奔向車站之前,她又滿懷歉意地說:「老師,對不起。」我心裡正急,脫口而出,沒關係,沒關係。但是,我心裡想說也應該說的是,我才對不起。是老師對不起妳,會為了我那麼努力的孩子,也只有妳。   
  到了這週一,趁著作文課的相處時間,佳儒拿了一大袋東西給我,封得密密的,怕他人瞧見。說,是生日禮物。但是,老師的生日還沒到啊?我說。她紅著臉笑笑的,我問了幾次,她都不回答。只是笑著。   
  回家一看,有一隻好可愛的棕色小泰迪熊,對她而言肯定是很珍貴的那種。也是,她這傻孩子,總是把家裡最好的搬來給老師。而小熊手腕懸著的迪士尼吊牌,再度翻湧出我欲淚的情緒。  
  用很可愛的紙,在"快樂的事"那欄寫著:「我很幸福,因為能遇到那麼美麗溫柔的老師。」而"難過的事"那欄,寫著:「老師要走了!」  
  先看了另一張紙條,再看到這張,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她知道了?她知道了!原本在老闆娘的再三叮囑下,我以為她不會知道的。沒想到,老闆娘為了收攏人心,先向她預告了我要離開的消息。  
  我自己不忍說,也是怕佳儒傷心。因為知道她有多依賴我,所以知道她會多傷心。不知道,她是在怎樣的心情下寫出這些字句?  
  「我聽Amy老師說妳過一陣子就要回新竹當高中的實習老師,是不是因為書榮哥哥在新竹工作,妳才要回去?…妳不要走嘛!雖然我這樣說很沒禮貌,但是我已經把妳當成媽媽了!如果妳去了,還會回來嗎?或者再也不回來看我跟羿萱了?…」  
  我知道,這就是一個十歲孩子能表達的極限,全然掏心掏肺的單純。每次被她感動,幾乎都在鼻酸之際想起所有曾領受的美好。因為她,我總是再度懂得對一切感恩,並珍惜。  
  那也是,當年莊麗娟老師聽著全班忽而為她唱起"秋蟬",走到教室門口拭淚的原因吧?  

  謝謝妳,小可愛,我也愛妳。雖然不復幼年的純真傻氣,唯有愛,能穿越無數嚴冬,穿越所有世紀。  

  也在那一瞬間,了解了她含笑難言的秘密。那秘密是:
如果老師毫無預警地提前離開,就再也收不到生日禮物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_● Little yichi 的頭像
●_● Little yichi

All About Yichi's Favorite

●_● Little yi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